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社会

“探秘”大足石刻里的服饰文化

更新时间:2019-07-16 20:57:52 点击数:157

  我们的日常生活离不开衣冠服饰,它们也伴随着人们的生产水平、经济基础、物质文明、社会习俗与审美观念而同步发展。那么,古时候人们的衣着打扮都有哪些讲究呢?这从世界文化遗产——大足石刻中可了解到不少丰富的内容。近日,记者采访了大足石刻研究院的相关工作人员,听他们“揭秘”大足石刻服饰文化的一部分。

  “始建于初唐、鼎盛于两宋的大足石刻是中国古代服饰的珍贵宝库之一。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除了一些神祇类的造像,大足石刻还刻画了很多世俗类的人物,展现了生活化和民俗化的写实内容。一龛龛造像表现出各个时期衣冠服饰的特色,种类俱全、样式繁多,几乎是一部活生生的古代服饰史。”大足石刻研究院研究中心副主任黄能迁介绍。

  那么,大足石刻反映了不同时期哪些世俗人物的衣着特色呢?记者查阅相关资料了解到,大足石刻展现了包括帝王、命妇(泛称受有封号的妇女,一般多指官员的母、妻,俗称为“诰命夫人”)、文臣、武将、吏员、僧人、道士、一般男女、儿童、底层劳动人民等各类人物的服饰类型,每一类中又包含了不同的样式,贯穿唐、五代、宋、明、清这几个时期。

  “虽然古代服饰类型丰富,但却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随意变换着穿,有些服饰是指定了哪些阶层的人才可以穿,在哪些场合可以穿,举行什么仪式可以穿……不仅服装样式、佩戴冠饰有较为严格的规定,甚至连颜色和花纹都很有讲究。衣冠服饰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这充分体现了当时的等级制度。”黄能迁介绍,各级各类官员及其配偶都有官定服饰,如命妇冠服就与平民妇女着装不一样。

  据赵辉志所著《大足石刻服饰史》记载,命妇冠服,含内命妇(后宫妃女等),外命妇(公主、郡主、县主、郡君、县君、乡君等)之官定服饰。唐、宋命妇冠服以宝顶山11、17号,北山149、245号,南山4、5号,舒成岩1号,石门山9号等较为典型。

  南宋绍兴二十三年(1153年)的舒成岩1号是淑明皇后像,她就是命妇冠服的一个典型。淑明皇后头戴凤冠,穿大袖圆领袍,外着半臂(即宽口短袖衣),内衬中单(即中衣、里衣),束大带、蔽膝(围于衣服前面的大巾,用以蔽护膝盖)、绶(古代用以系佩玉、官印等东西的丝绸,绶带的颜色常用以标志不同的身份与等级),有云肩(即披肩,古代置于肩部的装饰织物),红色长素带,下着裙,足著舄(多指古时尊贵的重木底鞋),双手笼袖内,袖上似笼纱,坐龙头靠背椅上。

  “而庶民百姓等一般女子以及贵妇平常所穿的服饰就没有那么华丽复杂。”黄能迁说,比如宝顶山石刻中报父母恩重经变龛中妇女像,那就是宋代一般妇女服饰的真实写照:投佛祈求嗣息中妇女头戴花冠,穿交领大袖襦和裙;怀胎守护恩中孕妇头戴束发冠,穿紫色交领窄袖襦,绿色缘襟,下着裙同衣色,足著凤头鞋,侍女头挽低平的双螺髻,穿青色直领窄袖褙子,绿色缘襟,下着紫色裙(或大口裤),有绿色腰围,足著凤头鞋……

  “很多参观过大足石刻的人之所以觉得比较‘接地气’,是因为相比于其他地方的石刻,它的‘神仙味’淡一些,‘生活味’更浓,这从雕刻造像的服饰风格就可见一斑。”大足石刻研究院考古研究室主任邓启兵说,在大足石刻中存在许多“供养人”的形象,再现了古时候人们真实的衣冠服饰。他口中的“供养人”则是指因信仰某种宗教,通过提供资金、物品或劳力,制作圣像、开凿石窟、修建宗教场所等弘扬教义的虔诚信徒。

  如五代后蜀广政三年(940年)的北山37号地藏龛供养人:其左下侧供养人,头残,著大袖长服,下着裙,腰束带,双手合十而立。其右下侧供养人,头残,似有髻,著大袖长袍,袍下部左右开衩,下束裙,腰束带,双手合十而立。在大足石刻中,着不同服饰的“供养人”形象不胜枚举。

  “大足石刻蕴藏的服饰文化,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道得明的,目前都还处在不断研究、深入考证的过程中。”邓启兵介绍,早在1945年,杨家骆、马衡等考古学家组团考察大足石刻期间,曾拟定过《大足石刻服饰器具谱》等课题研究,但由于多种原因有所停滞,很长一段时间,大足石刻丰富的服饰史料没有被很好地挖掘出来,直到后来大足石刻研究会、重庆大足石刻艺术博物馆的建立,加上陈习删、胡文和、赵辉志、陈悦新等人的持续关注和深入研究,产生了一定数量的成果。

  “目前,在大足石刻考古调查中,我们涉猎的内容只是管中窥豹,大足石刻还有很多未被挖掘的服饰文化内涵。”邓启兵说,这些服饰文化不仅为影视创作、服装礼仪、民俗研究等领域提供了颇有价值的参考,还为石刻研究断代提供了可信的依据,在一定程度上也提高了考古调查的准确性。

上一篇:40岁以上的女人都该学学秦海璐丝质衬衫半身裙自带强大气场

下一篇:2019陕西公益性岗位面试热点:当今社会中国青年的“精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