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高端访谈

在融媒体大潮中传统媒体情感类节目如何突围?

更新时间:2019-08-03 13:13:07 点击数:139

  早在2018年下半年业界就有预言,继偶像养成类节目后,综艺节目市场将在2019年迎来“情感观察年”。事实也确实如此,以2019年第一季度为例,各大视频网站及传统媒体平台纷纷打造全新情感类节目,聚焦婚姻、恋爱、代际关系等。

  如芒果TV的《女儿们的恋爱》关照现代年轻单身女性工作、情感生活,勾勒当下年轻人的社会群像;浙江卫视《遇见你真好》、湖南卫视《恋梦空间》将视角投向素人恋爱日常,更容易让年轻观众找到自己或身边人的影子,产生共鸣;芒果TV的《我最爱的女人们》则将目光聚焦在更具普世性的婆媳关系上,这些更为接地气的题材极大地激发了受众的情感共鸣。

  1988年,中国的电视行业方兴未艾,为未婚男女牵线的《电视红娘》成为中国内地第一档以相亲为主的情感类节目。

  随后《非常男女》《玫瑰之约》《非诚勿扰》等节目纷纷出现于各大电视荧屏,通过精心设计的小游戏、跟拍户外约会等桥段,努力促成男女嘉宾互生情愫,牵手下台。在广播媒体上,情感谈话类节目自创立起,始终是广播电台节目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收听率的重要来源,其渐渐地已经成为每一个广播电台的标准配置。

  其中不乏如黑龙江都市女性广播《叶文有话要说》、湖北新闻广播《今夜不寂寞》、陕西新闻广播《秦岭夜话》等叫好又叫座的优秀情感类节目。

  无论是过去还是当下,传统媒体上的情感类节目始终都有着不小的关注度。随着生活节奏地加快,当今人们对自身情感的诉求以及婚恋关系中的问题愈发重视,而情感类节目恰恰以讲述日常生活的琐事和平凡感情的故事为主要内容,从而唤起人们的道德感及责任感,成为传统媒体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也使得节目自身成为了极具现实意义的创作类型。

  不过,在新媒体地不断扩张下,传统媒体体量逐渐走低,且当下垂直内容风头正劲,情感类节目已经很难再次引发如《非诚勿扰》一般全民观看的热潮。若想实现突围,情感类节目工作者首先要直面自己存在的问题,从而借助自身优势与新媒体资源,完成自我价值的重塑。

  在我国,节目“同质化”其实是老生常谈了,情感类节目自然也难逃“同质化”的瓶颈。眼下播出的节目中,《新相亲大会》与《中国新相亲》在名字上极为类似,《女儿们的恋爱》和腾讯视频的《女儿们的男朋友》则撞名撞得更为彻底。广播便更不用说,基本上每个地区都有当地最为知名的“夜话”节目,如《油城夜话》《鹏城夜话》《倾情夜话》等等。

  相较于节目名称,模式内容上的雷同则更为直接:自从腾讯视频在去年推出《心动的信号》之后,今年浙江卫视便推出了同类型的节目《遇见你真好》、湖南卫视推出了《恋梦空间》,节目的主体框架都是素人同住一个屋檐下谈恋爱,6位明星组成的观察员在棚内推理小屋里人的恋爱关系,虽然以素人为主,情感真挚,但不免因模式相似而影响双方的存在感。

  传统媒体相较于其他媒体,在人们心目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传统媒体节目的内容直接影响着人们的价值取向、道德标准和行为规范。也正因此,新媒体冲击下,传统媒体的社会公信度、社会责任感才越来越被看重。

  情感类节目本质上是综艺节目,这就要求节目要有故事性,要迭起,要吸引眼球和耳朵,加之人们有与生俱来的窥私和看热闹的心理,情感类节目把当事人深藏的秘密暴露在聚光灯下,电波之中,让别人做道德评价,满足了受众的好奇心。

  因此为了增加话题性、制造节目爆点,合理的编排与适当的虚构是可以理解的,但切忌度的把控。过度的造假很容易引发受众的反感:狗血的剧情,低俗的事件,甚至同一个嘉宾在不同节目中出现不同的人设,这些虚假的东西极易在可选择空间丰富的当下引发受众放弃对节目的追捧。

  相较于上述两点在电视媒体中问题更为凸显,情感类节目在道德方面受到的质疑则在电视与广播媒体中同样严重。这主要表现在太过催泪煽情和过度挖掘隐私上。

  受众在观看或收听情感类节目时,都希望能够对嘉宾有更深层次的了解,尤其是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上,希望能够全面了解他们的故事。因此便出现了一些主持人为了迎合观众的心理,为了让嘉宾最大限度的诉说,采取煽情的方式。

  适当的煽情可以调动嘉宾诉说的,但过分的煽情则会让观众觉得主持人甚至节目太过虚伪,只是为了节目效果而在表演。而且过度的煽情,将嘉宾或者被访者内心痛苦的一面不断撕开,再加之犀利的点评,更是有悖于情感类节目的初衷,让受众对节目产生质疑。

  除此之外,很多节目过多地把注意力放在挖掘倾诉者隐私上面。主持人会在追问当中暴露出很多细节,这或许满足了一部分受众窥探他人隐私的,可是对于倾诉者而言暴露在大家面前的确很残忍。

  情感类节目的更新迭代是非常迅速的,从全民夯货到趋于平淡,再到奋力追赶,情感类节目始终没有放下自我更新的脚步。

  老牌情感类综艺《非诚勿扰》不断进行微调,除了“爱转角”、“爆灯”等细节创新外,2017年还推出了“女选男”特别版;此外,跳脱“男女”视角的局限,拓展“群体”外延;东方卫视《中国式相亲》和湖南卫视《为你而来》就打出了“代际”的概念,“爸妈”、“闺蜜”成了助攻节目的新元素;

  此外,更多新元素融入进情感类恋爱节目,一系列加入直播、户外生存等新鲜元素的恋爱交友类节目也纷纷上线,如广东卫视的海岛爱情观察类真人秀《海岛之恋》将户外生存与婚恋交友相结合,通过设置默契考验、生存挑战和情感抉择等环节,来帮助嘉宾们配对脱单[1]。

  再有便是“观察员”的引入,以《我们相爱吧》为例,第三季在内容和形式上都做了创新,贯穿始终的演播室环节让演播室常态化,有了情感专家、情感作家、社会学家等资深人士“坐诊”,对恋爱心理和性别角色加以剖析,使得节目跳出了简单的恋爱发糖的价值维度,向更深更广的社会意义靠拢。

  这一点上,广播情感类节目走得更快。众所周知,广播是声音的艺术,相对于电视,广播中的情感类节目对于情感的诉求少了很多作秀的成分,显得更为纯粹,广播情感类节目的主持人往往也兼任恋爱专家,以相对专业的视角来看待指导老百姓的恋爱心理问题。

  但术业有专攻,主持多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来引导听众。久而久之主持人就会产生一种我的节目我独大的心理,常常给听众们不合理的建议而造成了不良的影响。

  因此,诸多广播情感类谈话节目,不仅有主持人坐镇,还会邀请行业内相对更为专业的老师,通过连线也好,邀请到直播间也好,实际解决广播受众的情感诉求。

  再之后情感类节目的发展,开始突破束缚,渐渐走向了一条度、跨媒体,甚至是跨行业的发展道路。下文笔者通过分析近来典型的情感类节目,来重点说明传统媒体情感类节目在融媒体时代进行的有益尝试。

  当情感类节目“恋爱”的主题被过分挖掘后,这一类型节目的内容开始向多元化、度发展,并随之迸发出了更为多元的价值观。湖南卫视《我家那小子》《我家那闺女》是两档定位“亲情”的情感类观察节目,探讨两代人对婚姻、家庭、生活的不同观念,向大众展现出幸福生活的多种方式。

  先说说《我家那小子》。《我家那小子》由明星家长组团围观孩子们的日常生活,不得不说最恐怖的事情莫过于父母躲在镜头后面观察你。这个节目也让观众近距离的看到了明星的独居生活是什么样子。在妈妈与儿子们的“交锋”中完成了一系列中国式亲子关系的探讨。

  其中话题性最强的便是朱雨辰妈妈对“好儿媳标准”的讨论。果然节目一播出,朱妈妈就登上了热搜,节目将传统的中国式亲子关系淋漓尽致的折射了出来。

  《我家那小子》的成功让湖南卫视迅速打造了姊妹篇《我家那闺女》,“明星也吃麻辣烫”、“世界冠军也需要爸爸亲自接送”、“身处琳琅满目的名利场,也会担心自己成为剩女”等等热点话题迅速引发热议。

  《我家那闺女》为大家呈现的明星生活,没有多余的任务设置,只是简单地记录生活。甚至节目变身爸爸们的大龄女青年们花式催婚大会,看似依旧是“恋爱”,但实际上探讨的确实生活观与婚姻观。

  无论是《我家那小子》还是《我家那闺女》,明星们的日常生活组成了独居青年图鉴,用真实诠释了细节,不仅满足了观众的窥视欲,还能从中找到自己的影子,对于爱情、对于孤独、对亲子关系的呈现都能引起共鸣。对比两档节目的观众集中度可以看出,基本上两档节目均受到青少年和中青年家长的喜爱,这符合节目的观众定位(图1)。

  中国高速公路交通广播的《北辰在找你》是目前一档拥有主持人和心理医生双重身份的心理咨询师北辰创办的一档专业心理疏导节目,每周一至周五21:00-22:00播出。节目以寻找不快乐的人为途径,以切实解决问题为宗旨,给有心理压力和困惑的人,甚至心理疾病和障碍的病患以专业的心理疏导和辅助治疗。

  这样一来,节目便不再拘泥于爱情的主题,择业、失业、择偶、家庭矛盾、婚外情、留守儿童、人情冷漠等社会现象皆可以在节目中获得精神的抚慰和情感的宣泄。“谁不是一边迷茫,一边努力生长”“深爱丈夫,却享受出轨的刺激?”各种话题皆可以在节目中进行讨论。

  除了常规节目外,某些特定节日,节目还会突破内容束缚,融合更为多种的情感表达,如2018年8月17日,七夕节的《北辰在找你》推出特别节目“诗情画意寄七夕”。邀请著名诗人阿紫,著名朗诵表演艺术家黄晓丽走进直播间,一起读诗、听歌、寄情、品人生。

  在节目播出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仅在蜻蜓FM直播就有近3万听众收听,显示了听众极大的热情。北辰与诗人阿紫、朗诵家黄晓丽老师进行了有关七夕情感诗歌热点交流,以阿紫情感诗歌美文为主线,以边聊边诵的形式和广大听众度过了一个难忘而美好的七夕节。

  线上的情感交流外,北辰还推出了全国解压巡回演讲,在两性情感心理、灾难紧急心理干预和指导健康心态、缓解职场压力及消除职业倦怠等领域与听众进行面对面的交流。

  例如针对中高考生及家长人群的“中高考前心理辅导”主题;针对高校人群的“大学生心理健康”主题;甚至还有针对企业员工的“情商及领导力提升训练”主题等。

  丰富的线下活动助力了《北辰在找你》品牌的打造,从2019年的听众构成和集中度中可以看出,25-44岁的中青年,大学及以上高学历人群是节目的主要收听人群(图2)。

  2010年至今,一大批情感调解类节目在社会家庭情感纠结、冲突不断的背景下应运而生。大量纷繁不同的情感危机现状为这一类型的情感类节目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案例,但也面临着严峻的压力:

  一方面,各种娱乐化的表现手段出现在情感调解节目中,为节目的最大化传播效果起到了促进的作用;但另一方面,过度的娱乐化和虚构的情节也让一些情感节目失真。在保证情感表达的真实性基础上寻求戏剧性效果,是情感调解节目的平衡所在。

  《爱情保卫战》自开播以来,经历了数十次微调和改版,选题领域从原先的情侣扩展到了夫妻,这样一来,让节目增加了一倍的选题量,选题内容也从原先的典型极端逐渐转变成平常百姓家的生活缩影,让观众有代入感。

  对于一档情感调解类节目而言,情感危机案例如同节目的发动机:房子、工作、两地分居、年龄差距、二婚、父母干涉……越来越多的问题成为年轻人奔向婚姻的绊脚石,而这些问题又直接或间接地反映了当今的社会现实[2]。

  在节目制作初期,《爱情保卫战》内容表现篇幅更侧重于嘉宾和情感专家,主持人更多是承担访问、控场的职能。从当时节目收视效果来看,观众通过记住情感专家的毒舌点评、矛盾嘉宾的典型故事及双方针锋相对的舞台表现而记住了节目,为节目树立了初期的风格与定位。

  但随着录制时间的增长及政策的导向引领,节目后来更加侧重于情感专家和主持人的分析点评,以发挥生活服务和情感服务的功能,逐渐找到了内容真实性与形式戏剧性的平衡,并固定下来。

  可以说,真实是《爱情保卫战》的根本,也是它的一大收视看点。节目中的情侣所面临的问题,正是广大受众所面临的,亦或是正在受众身边上演着的。

  这档节目在天津本地拥有着极好的口碑,作为一档近十年的王牌节目,即使在媒体竞争环境激烈的今天,依旧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从近两年的收视走势可以看出,节目始终保持着较高的收视,且2019年普遍高于2018年水平(图3)。

  《晓声长谈》是吉林新闻综合广播在2008年7月10日创办的一档情感服务类节目,播出时间为每天19:00-20:30,共计90分钟。可以说《晓声长谈》是情感路途中的一盏明灯,主持人钟晓通过热线电话或者短信等与听众进行心理沟通,一步一步打开当事人的心灵大门。

  节目关注的核心是“情”:爱情、亲情、友情、人情、真情,重点突出“矛盾”、“心灵”,在关注情的同时,更关注矛盾的化解,心灵的沟通,使这个节目天然具有较强的可听性。因为社会越发展,时代越进步,人们越需要有这样一个平台,无拘无束、无所顾忌地进行情感的宣泄、交流和沟通。

  2019年长春地区全天收听走势可以看出,《晓声长谈》播出时段形成了一个非常明显的晚间高峰(图4)。

  《谢谢你来了》是重庆卫视推出的一档青春励志节目,聚焦中国梦的时代主题,围绕“感恩”、“道歉”、“爱”、“梦想”等情感主题,展示一代年轻人的青春历程和记忆,讴歌青春,传播正能量。

  节目以普通百姓为主角,观照老百姓的情感世界,透过一个个普通人的平凡故事,挖掘闪光点,在顺境中指明方向,在逆境中点亮希望,坚定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信心,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媒体大潮中,《谢谢你来了》借助新媒体平台,结合互联网传播理念和习惯,实现的传播力和影响力的最大化。

  节目充分利用微博、微信的特性,实现电视与网络的无缝对接,主持人在节目中抛出话题,让观众在线下通过微博、微信进行讨论,发表看法,主持人在下期节目开始前再把结合观众的观点对话题进行讨论。

  《谢谢你来了》的选题大多具有话题性和时效性,比如二胎政策开放后,就有一期节目主题就是二胎引发的矛盾,除此之外节目还有“剩女”、“家庭教育”等热点话题,这些都可以成为与观众互动的情感话题。

  除此之外,随着媒介终端的融合,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在网上观看电视节目。对于电视节目而言,需要运用互联网思维,针对不同终端的用户,进行内容的差异化设置,满足青年人的多屏需求。例如节目重新剪辑归类成小片段,让网民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快速地进行点播浏览等。

  节目自2017年起每周播出,三年来在重庆当地取得了不错的收视成绩,对比近两年的收视与份额走势,节目播出相对稳定,在重庆当地普遍取得高于1%的收视成绩(图5)。

  广播电台情感类节目与新媒体的融合,除了通过两微一端对节目进行单纯的品牌推广外,已经逐渐升级成为对品牌或者品牌下主持人的打造。随着节目收听终端的多样化,用户的选择性也随之加强。

  近几年网络电台如荔枝App、蜻蜓FM、喜马拉雅FM等,既满足了媒体收听和传播的基本属性,又可以做个性化地选择和定制,更加符合现代听众的信息接收习惯;同时也标志着情感咨询、陪伴、谈话类节目有了新的传播形式,在互动和时效性方面做得更加极致。

  科学技术的变革是不可避免的,广播电台会因技术的进步而使节目内容更加丰富和多元化,使用户体验更加优质。因此,传统广播电台情感类节目应该利用市场机制,运作新的媒介,与互联网企业进行终端的开发合作,将节目升级为全媒体产品,打造品牌,使之拥有强大的后续力,才能使电台情感类节目在新媒体的大背景下立于不败之地。

  提起广播情感类节目,让人首先想起的便是黑龙江都市女性广播《叶文有话要说》,一个曾经创造了当地收听近25%神话的节目。

  这是一档典型的私密话题类情感广播节目,听众打进情感热线来诉说自己的情感问题,主持人叶文化身听众心目中的情感专家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不用于那些循循善诱的温柔开导,《叶文有话要说》采用了一种“向你开炮式”的风格,为节目引来了大量的粉丝,也使得《叶文有话要说》节目品牌得以迅速确立。

  我们不去讨论节目关于边缘话题和言语打击上的某些争议,单纯从节目与新媒体平台的嫁接上来看,单从喜马拉雅平台上,《叶文有话要说》便开设了“叶文有话要说”、“叶文时间”、“叶文讲故事”和“新大学时代”四个专辑,积累了近37万的粉丝量。

  同时,每一个音频结束后,背景音都会提示添加微信公众号“叶文时间”,再加之网页、微博、蜻蜓FM等,合力形成了《叶文有话要说》的新媒体矩阵(图6),齐下将节目和主持人打造成东北地区乃至全国行业内知名的女性情感节目品牌。

  2010年1月15日,江苏卫视《非诚勿扰》节目开播。经历了无数次的改版、停播、复播,近两年,《非诚勿扰》在周六黄金档的收视率表现依旧抢眼,这对于一档十年的老牌综艺来说实属不易。

  除了节目自身颇具口碑外,节目还没有忘记相关产业的孵化,选择了与珍爱网、百合网等婚恋网站进行合作,互换资源,后者为前者提供节目人选,前者利用自身的媒体优势为后者进行宣传,实现了双赢的效果。

  同时,江苏卫视还将合作的触角伸向了一些知名度比较高的非婚恋类网站,如京东商城、新浪微博等。具有代表性的有京东商城的《非诚勿扰》专区、《非诚勿扰》新浪微博520专场等。积极利用新媒体平台,传统情感服务类节目传播声量大大提高。

  天津广播电视台生活广播的《相约》是天津电台唯一一档婚恋交友类节目,2007年开播以来一直致力于以真实、服务和娱乐并重的风格为单身男女搭建了交友的平台。节目每周一以探讨一些婚恋话题为主要内容,如婚前财产是否需要公证、是否应该做婚检、如何看待“闪婚”一族等话题。

  周二、周三、周四是“真人秀”,即邀请交友嘉宾来到直播间,以嘉宾为中心展现其独特的风采,在节目中间穿插已经录制好的嘉宾人物简介以及嘉宾亲友团对嘉宾的推介,同时现场直接连线听众“接绣球”,向嘉宾提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相约》还透过大量的线下交友活动,与各种婚宴周边行业品牌直接嫁接合作。平均每月进行一次地面交友活动,并且每次主题各不相同。

  例如2月情人节期间,《相约》现场直播情人节交友活动;4月,又推出“用慧心寻爱,用诚心铸情”婚恋讲座,并举办了以植树交友为主题的活动,让年轻的朋友们在踏青中相识,在植树中定情;节目组还和团市委、残联共同举办过“玫瑰香飘助残日”的交友活动,150多名单身残疾青年参加“玫瑰之约”交友活动,寻找自己的另一半;其他如《相约》走进公安局和教育局,举办“蓝盾情缘”交友专场;“七夕沐浴爱河”交友活动等等。

  这些活动不但让在电台做客的神秘交友嘉宾有一个亮相的机会,也让更多的人有一个相识的良机,也形成了品牌的核心价值和影响力,俨然一个小型婚博交友会。

  可以说,新媒体的快速发展为传统媒体情感类节目的传播带来了巨大的机遇,不仅有助于度展示节目内容,丰富节目传播形态,还能够显著提升节目传播效果。作为传统媒体重要的节目类型,情感类节目一直都是收视收听率的重要抓手和新媒体输出的重要内容来源,节目品牌的打造与用户的维系至关重要。

  在未来的发展道路中,情感类节目要充分利用新媒体优势,强化融合发展思路,探索符合自身特点、广受大家喜爱的媒体融合突围之道。

上一篇:央视报道被老板冯黎明 其名下公司终被撤销

下一篇:网络谈话类节目将被严查脱口秀与网剧、网大统一审查标准